•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窮小子靠地產拼出一片天
來源:好房House Fun

從廚師到沿街貼紅紙的房仲,最後成為地產界名人,由底層向上爬的歷練背後沒有感人故事,而是一場人生是非題的大冒險,規則只有一個,那就是選擇對的去做……


【撰文/鍾釗榛 攝影/張聖奕 部分圖片提供/蔡松晏】



蔡松晏是現任高雄市不動產仲介經紀公會理事長,也是中華民國不動產仲介經紀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首席副理事長,採訪當天正好是在全國聯合會改選的一週後,角逐理事長的蔡松晏沒有當選,原本擔心採訪時會面臨低氣壓,即使高雄的陽光格外熱情,卻完全緩和不了忐忑的心情,畢竟成王敗寇是這個世道的普遍價值,但問題在於,敗了就一定成寇嗎?

與蔡松晏約訪其實是在選舉結果揭曉後兩天,電話中的他,聲音帶有睡眠不足的沙啞,但語氣卻有南部人特有的爽朗熱情,當下他一口答應這次的專訪,令人寬心不少。

誤打誤撞
小廚師變身房仲業務

身為長信物業管理公司董事長,也是高雄市不動產仲介經紀公會理事長,然而蔡松晏沒有令人震懾的霸氣,也沒有華而不實的服裝點綴,僅身穿一套中規中矩的西裝,配上大大的細框眼鏡,見面是熱情招呼,而不是過於虛偽的握手,有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事後回想,這樣的人格特質並不是刻意表現,而是由他的人生歷練所造就。

蔡松晏剛出社會時,只是個窮小子,還沒成為西裝筆挺的房仲業務之前,他是個滿身汗水、與油煙為伍的廚師。在民國七○年代,台灣景氣正要開始一飛衝天,蔡松晏退伍後選擇當廚師,理由很簡單,中餐是他唯一的專長,加上當兵擔任食勤兵的經歷,早已習慣伙房的工作環境。

雖然那時候台灣正步入錢多到「淹腳目」的時代,蔡松晏可沒有太多的想法,更沒有雄厚的家庭背景作為後盾,他跟一般社會新鮮人一樣,工作只為了餬口飯吃;飛黃騰達的想法不是沒有,但即使拚了命工作還是苦無機會,只能祈求老天爺點一盞明燈,指一條路了。

或許神明真的來指路,某天一個朋友來找蔡松晏,告訴他當房仲業務是個不錯的選擇,只要有成交就能得到佣金,問題在於業務收入不穩定,於是蔡松晏正職當廚師,兼職做房仲的人生就此展開。

舊式房仲土法煉鋼

除了拼命還要靠運氣


記者問到房仲工作的甘苦,從最基層業務做起的蔡松晏推了一下眼鏡,開始回憶道:「原本是朋友介紹當房仲不錯,一開始只是兼著做,那時候的房仲不像現在這樣,被視為專業的經理人,說白一點就是以前俗稱的牽猴仔(掮客),社會地位不太高,反正就是當個中間人搓合買賣雙方,所以社會大眾普遍對房仲沒有好感,也不認為這個工作有專業可言,加上科技不發達,資訊也封閉,仲介這種買空賣空的職業自然不被重視。」


「當年做法很傳統,我就沿街貼紅紙或綁小看板,你看高雄這種毒死人的太陽,一個白天忙下來,衣服都不知道濕了幾次;貼完紅紙接著打電話找客戶,很像現在的電話行銷,總之一天要打好幾十通電話,也要忍受被打搶好幾十次的挫折。我記得最倒楣的一次是剛貼完紅紙就被抓到,還被帶去警察局,繳完罰款才出來,你就知道在那個時候房仲可不好做,沒有電腦也沒有店面,客戶也不會自己來找你,自己拼命也沒用,還要有運氣才行。」

看到這裡,如果你以為這就是蔡松晏甘苦歷程的全貌那可就錯了,因為當房仲常需要調閱建物登記謄本,他跟大多數的房仲一樣先調閱自家的謄本,不調還好,沒想到一調謄本,這才發現家裡被法院查封了。

天底下就是有這種倒楣事情發生,當聊到這件事,蔡松晏笑著喝了一口茶之後說:「謄本一調出來我也傻了,馬上打電話回家問媽媽,才知道原來家裡的房貸已經半年沒繳,因為那時候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好,只是一看到謄本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故事聽到這裡,覺得蔡松晏的工作歷程就像經歷一場木人巷考驗,在早期武打電影中,想要離開少林寺出山行俠仗義,最後一道關卡就是要經過木人巷,一排經由機關控制的木頭人布滿一整條窄巷,必須要通過窄巷才能完成最終考驗,而這場考驗不是測試武功有多高強,而是考驗身體有多耐打,只要能撐過這道考驗,往後不論對手多強,只要不被擊倒就有機會獲勝。這正好是蔡松晏的人生寫照,也因為耐得住苦,他從兼職房仲做到專職房仲,最後甚至成立自己的公司。

「擇善固執,堅持做對的事,至於結果如何都別放心上。」



蔡松晏小檔案

經歷:長信物業管理公司董事長、高雄市不動產仲介經紀公會理事長
中華民國不動產仲介經紀業公會全聯會首席副理事長
高雄市不動產仲介經紀人協會榮譽理事長、高雄市府顧問






買房一住十九年
通風、日照是關鍵


或許就是歷經這些波折,造就他耐打又沉得住氣的特質,這點與蔡松晏喜歡露營也有某些關連。當聊完初出茅廬的過往後,他突然拿著手機的照片,聊起他最愛的露營。喜歡露營,一方面可以帶著兩個女兒接近大自然,另一方面還能沉澱心情拋開壓力,但是要去露營必須要經過 一番崎嶇與荊棘,不只營地選擇要謹慎,搭帳篷的流程也不能馬虎,再加上他有廚師的底子,出外露營由吃到住都交由他全權負責,他對環境的謹慎態度也反映在買房之中。

蔡松晏目前只買過一戶房子,十九年前他在預售時就購入,一直住到現在,問他當房仲這麼久,買房子有沒有私房撇步,他只是簡單地說:「看格局、看配備之外,最重要的是環境」。他認為一個房子住得舒適與否,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沒有人想住在垃圾場或亂葬崗旁;另外,最重要的是房子本身的通風跟日照,尤其在南部,炙烈的太陽對西曬屋是一大威脅,雖然現在鮮少會出現正西曬的房子,但日照的方位還是要注意;通風也很重要,一個不通風的房子讓人住得不舒服,房屋的破敗速度也快,所以看房子他很重視這兩個項目,這也看得出熱愛大自然的他,對自然因素的要求有多重視了。

見證房仲的世代轉型
期盼根除制度漏洞

房子一住就是十九年,難道沒有想過換房子嗎?蔡松晏透露確實有過換房子的打算,最近想要買個透天厝來住,只是目前還在尋找適合的房子。

接著蔡松晏有感而發表示,現在房仲已經進步到店面式,尤其大型連鎖房仲,只需要電腦一查就能出現很多資訊,跟以前騎著機車沿街貼紅紙的方式大不相同。另外,最大的改變是房仲經紀人證照制度的出現,使得房仲擁有國家的專業認證,不再是以往的「牽猴仔」。

但是在生態的改變之下,還是有些制度上的漏洞存在,就像他競選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所提出的政見中,「全力推動不動產經紀簽證制度,根除非法仲介」,是他認為最迫切的項目,由於房仲在負責房屋交易中只需要蓋章,不需要親自簽名以示負責,使得少數沒牌房仲可以掛名蓋章,如此一來就會擠壓正牌房仲的生存空間,而這也讓他起心動念參選理事長,才能有更大的力量去推動各種法案。

最後記者問他,三年後還會再競選下一屆理事長嗎?他笑著拿起桌上茶杯,大大的喝了一口說:「選舉好累,還是去露營比較實在啦!」

採訪後記

還沒採訪蔡松晏之前就曾耳聞他家被法院查封的過往,原本以為只是一個經過渲染的傳聞,沒想到是真的。雖然這樣的情節和一般勵志故事不太一樣,但從許多小地方都能看見蔡松晏精進自己的一面。

別以為他是廚師出身,就是個大老粗,他的會議室擺設很簡單,一個長桌配上幾張椅子,沒有多餘的擺飾,只有一個大大的書櫃,上面擺滿了書籍,從書背的摺痕就知道這些書經常被翻閱,可以想見他平常是個有閱讀習慣的人。或許他的人生歷程會被歸類在時勢造英雄,但有了時勢也需要努力與付出代價才能成為英雄,畢竟沒有人是從石頭裡突然蹦出的蓋世天才。

採訪結束後,蔡松晏熱情邀請我們去看他經營的商場,目前他漸漸把房仲工作轉移到商場租賃,先租下商業空地,再規畫成商場出租,高雄已有多處商場是由他與股東們一起經營。有這樣的先見之明與商業嗅覺,就能理解為何一個苦命房仲能成為老闆,這也正好是個令人反思的例子,機會真的沒有了嗎?還是機會在眼前卻沒有好好把握?雖然這個答案沒有正解,卻也值得你我問問自己。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好房網HouseFun》雜誌2017年7月號】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