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六福、富驛敬陪末座 老飯店獲利欠佳
來源:好房House Fun
兩岸關係急轉直下,陸客大量減少,飯店經營陷入困境,加上建商搶食大餅,老飯店遭雙面夾擊,獲利下滑。

繼麗寶、鄉林、遠雄等眾多上市櫃建商之後,營建業「獲利王」興富發集團總裁鄭欽天四月上旬證實將在北、高兩地與君悅等國際級旅館業者合作,打造精品旅館。房地產不景氣,建築開發商轉進休閒市場搶當飯店大亨,然而,在陸客減少,觀光業哀鴻遍野之際,建商的舉動勢必攪亂春水,讓飯店業者承受更大的經營壓力,甚至將直接面對被市場淘汰的挑戰。

建商經營飯店
養地、收益 一舉數得

興富發建設集團以及鄭欽天個人計畫在新北市金山區、台中、台南、高雄等地開設飯店,由於是第一次跨足休閒觀光事業,加上現金滿手且土地資源雄厚,興富發將會選擇國際級觀光飯店集團攜手,已經曝光的合作對象包括君悅酒店集團(Hyatt)和日本大倉飯店集團(Okura)。

另外,麗寶集團旗下的福容飯店桃園機場捷運A8去年六月開幕後,福容飯店從新北貢寮到屏東恆春已經有十五個據點,集團董事長吳寶田也已經對外證實嘉義世賢路、台東三仙台、台中車站旁等五家新飯店已經展開規畫,全台最大連鎖飯店的地位已經無從動搖。

除了麗寶、興富發外,國泰、國揚、遠雄、力麒、太子、鄉林等建商早就跨足飯店領域,營建業龍頭國泰建設旗下國泰商旅經營和逸與慕軒等品牌飯店,國揚擁有漢來飯店股權,遠雄旗下有花蓮遠雄悅來。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的W Hotel股權由太子建設百分之百持有,力麒旗下子公司力麗酒店在台灣與中國大陸經營了「力麗哲園」、「久居棧」、「湖邊?」三個飯店品牌。鄉林建設重建日月潭涵碧樓,將其經營成國內最頂級的度假飯店,甚至帶著台灣經驗登陸,到山東蓋了青島涵碧樓。

一時間,蓋飯店與經營飯店不但是建築大亨們搶發觀光財的踏板,似乎也是房市景氣反轉後建商扳轉困局的優勢策略。一位建設公司高層透露,更重要的是經營飯店可以「養地」,一來能以投資產業之實躲過官方打房行動的立即威脅,二來能拉抬地價與未來一旁住宅的房價,可說是一舉數得。

此外,只要設備弄好,服務做好,餐廳的菜搞得有特色,飯店開門營業就可以獲得穩定的現金流,和必須償付利息、繳納高額房屋稅的空屋相比,自然「有出息」得多。可以想見的,是跨足觀光休閒事業的建築開發商一定會越來越多,而已經登堂入室的建商還會持續加碼。

陸客不來需求驟減
飯店壓力與日俱增

交通部觀光局統計,全台籌設或興建中的飯店達52家,2017年底前新房間供給量多達20,418間。然而令人擔心的是台灣觀光市場有那麼大的胃納量嗎?國民黨執政時代兩岸關係平穩,2009年起由於陸客來台觀光人數從前一年的32萬人次跳升至97萬人次,來台觀光旅客總人次也因此由380萬躍升至440萬,接著是550萬、600萬、730萬、800萬、990萬,接著就是2015年的1,040萬。

2015這年,光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觀光旅客人次就達418萬,占了4成。然而隔年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敗選,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陸客人數先是暴跌至2016年的350萬,今年一至三月合計來台觀光陸客團比去年減少60.7%,自由行比去年同期減少35.8%,如今,隨著兩岸氛圍降至冰點,「阿陸仔」不來了的狀況將持續惡化,那麼多飯店房間將來給誰住?

陸客減少重創旅行社、遊覽車業及餐飲業,飯店業的經營壓力也與日俱增,但是弔詭的是國內飯店業供給量卻不減反增,粥少僧多下,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預言,從今年開始到2020年止將出現旅館「爆發潮」,退場問題將會浮上檯面。可以預見的是,台灣飯店業的競爭必然將進入戰國時代,無情的廝殺遲早都會展開,建商在十一、二年房市大多頭期間累積了雄厚的資金實力,在國際級飯店集團夥伴加持下較有本錢殺出重圍,況且,就算轉投資盈利不如預期也不打緊,畢竟用積極的作為來養地,可以創造豐厚的未來價值,但是反觀飯店業者的前景就令人擔心了。

宏大國際資產公司總經理陳益盛接受財訊雜誌採訪時曾透露:「已經有近百家飯店業者打算把飯店拿出來賣,遍及北、中、南及各風景區。」墾丁等觀光區的民宿、旅館和飯店去年起就陸續傳出頂讓或拋售消息,都會區也好不到哪裡去,高雄就一度傳出有四成飯店想要出售的消息,傳言雖有待證實,然而你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聞出腥風血雨的氣息。

觀光類股慘兮兮
老牌業者股價剩個位數

上市觀光類股現階段表現強弱互見,類股加權指數一年來微漲約2.9%,晶華5月12日收盤價156元,但是和2014年最高點時的375元已有一段差距,國賓兩年來股價跌了11%,夏都兩年跌了15.7%。而老字號觀光飯店六福的股價兩年來跌了30%,5月12日收盤價僅8.16元,在上市觀光類股中僅贏過去年慘賠1.5個股本的富驛。值得玩味的是富驛2015年初才花9億元買下六福經營不善的墾丁「六福莊」,更名為「墾丁泊逸度假酒店」,想不到改了名後,當時的買賣方都未改運,如今反而在類股經營及股價表現中攜手敬陪末座。

其實六福自1988年股票上市後,經歷過很長一段風光期,股價曾經一舉突破320元,1998年之前每年最高股價都在110元以上,但1997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隔年風暴襲向台灣,股市暴跌,六福1999年時最高股價只剩70元,此後連續兩年腰斬,2000年至2009年稅後淨利更是連續九年均為負數,賠得慘兮兮。


屢傳負面事件
飯店經營雪上加霜

觀光業競爭日趨激烈,經營環境惡化,多數飯店業者也努力透過擴增客源、提高軟硬體檔次、服務深化或多元化等手段扳轉頹勢,可惜近年來部分飯店在經營上不時有狀況發生,以去年五月黑心海鮮流入五星級飯店事件為例,踩到地雷的飯店光六福集團旗下就有六福皇宮和六福客棧等。W Hotel近幾年有「潮派聖地」之稱,雖然形成特色,但小模轟趴送命事件之後社會的負面觀感大增。晶華酒店的宴會廳樓梯害前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摔跤送命,又讓前行政院長唐飛摔傷,也狠狠地被扣了分。

此外,六福集團執行長莊豐如的夫婿賴振融去年初涉嫌買進六福股票,套利92萬元事件,台北地檢署已在同年底依違反證交法內線交易罪起訴。而六福皇宮未獲三立電視授權即讓房客收看節目一事,也已被判賠20萬元。這兩件事都引來外界嘲諷:「連區區小錢都要賺,都要拗,實在歹看。」

俗語說「一葉知秋」,若非意會到經營麻煩大了,相信少數飯店業也不致於進退失據。參與競爭的營建業者不是毒蛇猛獸,住房率不好也不應該歸罪陸客不來等外在原因,後段班裡的飯店業者應找回上一代的熱情與態度,才能躲過被自己淘汰的命運。



撰文/林自強 圖片提供/陳韋帆、張聖奕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好房網HouseFun》雜誌2017年6月號】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