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大陸當紅設計師 邱德光 掀起建築設計裝飾風潮
來源:好房House Fun

中國大陸的建築設計圈,對邱德光的名字絕對不陌生,他因為「信義之星」的設計案一炮而紅,二○○二年轉戰中國名聲水漲船高,掀起大風潮……


【撰文/楊欽亮 攝影/高宏君 部分圖片提供/邱德光設計事務所】

邱德光設計事務所七十號辦公室位在內科洲子路上,很大,大門口中國深圳大芬畫家村畫家崔道勇的作品「雜念」非常醒目,一瞧見你就可以毫無雜念地確認自己找對了地方。


如果還遲疑,那就大方走進去找那匹馬,那匹八英呎高的黑色大馬其實是座立燈,是荷蘭燈飾品牌moooi 的設計精品,代表了衝突、張力及夢想探索,是主人生涯的寫照。要不,你就找那張玻璃門邊的椅子坐下,那絕對是張你不曾見過的椅子,○.三公分薄不鏽鋼椅背雕鏤的是天上朵朵雲彩,異材質的接合巧奪天工一般,那是他的作品「夢雲」,法國藝術家協會都收藏了一張。


身為當前中國大陸最「紅火」的室內設計師,業主包括中國十大地產開發商裡的華潤置地、保利地產、綠城地產等等,以及台灣最富有的企業家,邱德光這半生卻也像夢又像雲。


念書兼顧理性與感性 草圖驚艷建築系老師


他的父親是早年移居台灣的廣東人,日據時代曾經開過營造廠,被日本人派去香港稽查工程品質時,認識了他香港籍的母親。日本戰敗後,母親隨著父親被盟軍遣返台灣,而他,是在台北出生的。


從小,邱德光就喜歡畫畫,課本的空白處都是他的塗鴉與漫畫。他聰明,卻不太愛念書,憑著聰明,他念了建中,但因為愛玩,第一次考大學時卻落了榜,直到隔年發奮用功,才考上淡大建築系。


上了淡大,他仍然不是用功的學生。「但是我很會畫圖,畫一手好sketch(建築素描)。」邱德光修剪了漂亮的鬍子,幽浮一樣的天花頂燈投射下,特別好看,一如當年他畫的那些令建築系老師們驚豔的草圖一樣。建築系每星期要交圖,他照樣玩,交圖前才熬夜趕,用sketch畫出很好的圖,上講台報告後總是得到讚賞。他說:「用功的同學還封我一個『虛工大王』的外號。」


一堂設計課影響一生 陰錯陽差卻成就更大


大五那年,邱德光修了名建築師李俊仁的設計課,這門課幾乎影響了他的一生。「李老師的設計課沒有題目。」沒有題目代表連基地條件等數據都沒有,學生必須無中生有,對一路接受填鴉式教育上來的人來說簡直痛苦不堪,邱德光上學期只拿了六十分,及格而已。他回憶:「一天到晚被老師『打槍』,他給我們的教訓是,做東西要有原則,原則訂了下來,所有影響這個原則的因素都要丟掉。」


邱德光說:「養成這個習慣後,做任何事我都先訂 principle(原則),後來做建築設計時,一定跟業主把principle訂好才往下走,否則我是不會做的。」


讀完下學期,邱德光成績大躍進,最後以第一名成績自淡大建築系畢業,他再接再厲去考了成大建築研究所,錄取了卻沒去念,因為人家告訴他:「那麼會設計的人,留在成大可惜了。」他說,當時想想也對,於是先去當兵,當完兵再準備出國去念書。「但是後來也沒出國,什麼都陰錯陽差,就和同學一起『跑單幫』,接室內設計的案子做,幫忙畫效果圖。」


這個同學叫邵學祐,現在是迪蘭名品董事長,代理丹麥Bang & Olufsen視聽音響,及Fritz Hansen、Rolf Benz等歐家居家精品。邱德光說:「我們兩人都沒考上建築師,也不覺得待在建築師事務所會有前途。」兩人合作一段時間,案子多到接不完,這也不是好事,邵學祐終於因為發現「室內設計不是人做的」,決定轉個身去做家具代理,邱德光則堅守室內設計崗位。


西元二○○○年,基泰、吉美和高意三家建商聯手在信義計畫區松智路上推出頂級豪宅「信義之星」。這個拆算車位每坪成交單價曾經高達一百九十三萬元的豪宅,當年開價僅六十幾萬元,但賣了許久,銷售率仍破不了五成。


「負責建築外觀設計的香港P&T GROUP規畫了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但室內做成了巴洛克,園林景觀卻是峇里島風格,簡直不倫不類,一陣混亂,消費者也不能認同。」被找去參與室內設計比圖的邱德光當時毫不客氣地說:「你們犯了重大的錯誤。」


抓住千載難逢的機會 大膽以裝飾藝術挑戰豪宅


邱德光獲邀為信義之星設計三間實品屋,又身兼了公共空間景觀設計顧問。面對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必須設法在目視睽睽下變出夢幻魔法。


他發現時尚品牌Fendi 和Chanel都在走三○年代流行過的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不論珠寶、香水瓶、手提袋或精品店的建築裡,處處都能找到對稱簡潔的幾何構圖或線條。邱德光搜集了很多資料,仔細鑽研起時尚品牌的設計、配色與風格,希望在古典與簡約之外找到新的破口。這是一個巨大的冒險,因為「多加一點顏色都是一次挑戰。」他說:「其實我總是質疑自己這樣做是錯的,很痛苦。」


更痛苦的是當時的裝潢承包商,由於邱德光在室內玩起art deco,且玩得非常用力,天花板都吊起石材,不堪虧損就倒閉了,幸好建設公司跳出來當業主,召集下包繼續用力玩,玩出了一個既混搭也創造,因此沒人看過的「奇怪裝潢」。邱德光忐忑難安,想不到結果大出意料。「有位醫生來看房子,一口氣就買了實品屋在內的三戶房子。那時起,新聯陽的業務員帶人看樣品屋,都往他家去。講我的裝潢理念,他比我還行。」他說,光是信義之星這個社區,就接了將近二十筆生意,「賺了一筆錢。」



前進大陸成設計界紅人 掀起同業模仿風潮


做完「信義之星」後,邱德光這套「變形的art deco」造成了一股風潮,中國大陸的地產商也注意了這號人物。二○○二年,幫御嘉置地賣北京二環南館公園旁豪宅「Naga上院」的一位銷售總監找上邱德光,說房子的會所設計非他做不可。邱德光走了一趟北京,「我把『信義之星』那一套搬去。」他那有時代嗅覺與溫度的會所設計在中國掀起了大波瀾,從此,他就回不來了。


銷售總監叫袁欣,本來只是家中資企業的業務,因為聰明又肯學,一路爬上這個位置。「Naga上院」結案後,邱德光成了中國設計界大紅人,很多開發商找他合作,人生地不熟的他反而覺得困擾。「總是談得不得要領。」他說。直到袁欣有日跟他說:「我來幫你接案子吧!」這問題才有了最佳解答。


邱德光和袁欣合作之後,中國業務蒸蒸日上,設計費也水漲船高,一坪折合台幣四萬元的天價,是台灣的四倍,卻總是有做不完的案子。大陸媒體採訪後,封了他「新裝飾主義大師」的名號,同業競相模仿,施工圖外流後,到處都買得到。有人觀察,一度有六○%的大陸設計師抄了他的東西。


多年來,邱德光在中國還設計過華潤大連星河灣、綠城杭州新綠園、上海星河灣、北京飯店霞公府大廳等私宅與酒店的建築空間,豪宅室內設計則數都數不完,得過的獎不計其數,包括亞太地區中國最佳室內設計大獎、二○一○年亞太室內設計雙年大獎賽最具影響力設計師大獎等。


左右助手皆悍將 人在高峰只想更自在


他完全信任袁欣,業務、財務都讓他一手包辦,有人替他操心,他卻揮揮手說: 「邱德光是個品牌,沒有人拿得走的。」袁欣因為邱德光而有了不同的人生樣貌,他投李相報,不僅是業務悍將,也是一流的戰略幕僚。


如今的邱德光的確是個品牌了,自己設計,找大陸工廠製造的家具極受歡迎,杭州和廣州都設了門市,品牌就叫T.K HOME德光居,總部設在上海,由在英業達集團擔任過工程師,後來答應爸爸的邀請,從公司總機做起,又去荷蘭拿了室內設計碩士學位的女兒坐鎮。

有了合夥人和女兒的照應,邱德光其實人經常待在台灣,但他卻鮮少接台灣的案子做,一來,他真的太貴,二來,台灣業主主導性太強,偶爾接了知名企業家的豪宅設計案,也不一定有愉快的經驗。人在高峰,更喜歡自在,像雲一樣,這也是他時時恪守的原則。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好房網HouseFun》雜誌2016年12月號】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