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主委日記3成立管委會 收買與內鬥
來源:sway版主


我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當時是壹週刊記者,所以二十四小時待命),吃早餐時間不用趕場,可以在早餐店看報紙喝咖啡聊是非,很容易在社區內遇到鄰居,而且剛住進新屋的新鮮期,讓我異常的愛待在家,成天上上市場買菜、健身房跑步運動,社區裡經常可以看到我的蹤跡,你知道,一個蓬頭垢面沒上髮膠的成年男子不用上班,很容易讓人懷疑是待業青年。


於是我聽過住戶背後議論:他是不是靠家裡養啊?他是不是被開除了?他是不是做廣告業務的,會收建商好處那種?


此一同時,總幹事又緊迫盯人的問:你會不會出來選管理委員?年輕人應該多花時間拼事業。


之後又陸續有消息傳到我耳中:某住戶的家,建商幫他重新油漆耶;某住戶聽說拿到十幾萬元的支票耶,好像是建商找補坪數給他的,但只有他有;某住戶多買一個停車位,好像算得比預售時買的還便宜;聽說某住戶離婚了,但還住在一起,好像也想出來選管委會委員;某住戶的鞋櫃超大的,就擺在門外的走道,他說建商說可以擺。


甚至更誇張的:某住戶昨天又跟建商代表喝掛了,你要不要也去拼酒。


幾個熱心住戶跑來找我,討論公共設施的問題,發現我的想法跟建商的想法有很大差距,比如我說咱們社區有櫻花耶,以後就可以來辦賞櫻大會,但其他住戶竟然不知建商當初有承諾要種櫻花;比如社區有泳池,以後可以在游泳池畔烤肉,熱了就跳下去游泳,但住戶說建商告訴他,游泳池只是好看,維修費超高,又容易漏水,還不如改成省管理費的沙坑或是停車場,比較實用。


建商也明擺著說他們還有幾十票,要不要介入管委會選舉支持特定候選人,就看住戶的想法而定。建商還跟大家講,我這個記者是個難搞的人,千萬別讓我選入管委會,不然意見多到會開不完。


我一一淡淡的回應:「當管理委員好麻煩,咱們社區熱心人士那麼多,大家共襄盛舉就好啦。」繼續我行我素,當個隱形人比較爽快,對所有事情視而不見,哪怕是燈沒關、冷氣沒關、中庭的樹枯死一棵。


但直到在信箱內收到「區分所有權人大會開會通知」,我知道優閒的時間已經結束。


第一次見到那麼多住戶,竟有十幾個人對我點頭致意,並且希望我以記者的的見識多廣,可以為住戶帶來些福利,這才知道當初建商真把我當成免費的活廣告。可是也有住戶把我拉到一邊,低聲說:如果你不出來選,建商說會私下多給我們些福利,大記者應該很忙碌,沒時間開管委會。


投票前,我一概微笑著說:是啊,我超忙啊,我們社區好多熱心人呢。也看到建商代表手捏一疊投票的委託單跟選票,並正跟幾個住戶開心的有說有笑。


好啦,樣板會議開始,建商又是拉紅布條又是拍照,點點與會住戶外加委託單,人數夠了,建商代表開始講自己有多辛苦、多良心蓋房子,台下聽眾一堆人猛點頭,對建商開出的支票大聲讚好,最後為了顯示他的泱泱大度,建商代表隨口一句:「那麼,在選舉管理委員的投票前,有沒有住戶想發表一些意見的?」


有個「建商派」的住戶,拿了麥克風就說:「我們的房子蓋得真不錯,不然也不會有房地產大記者願意買,看來每年都可以來個中秋封街烤肉,或是請建商贊助我們辦個國內旅遊,你們說,對不對啊?」


真是和樂融融四海昇平的景象,我笑著接下他傳來的麥克風接著說:「都好、都好,希望管委會可以幫我們謀些福利就是好,大家都是花錢買房子,自然是希望社區可以保值又住的爽,我的記者經驗告訴我,鞋櫃亂擺,房價一坪跌兩萬元,鐵窗亂作,房價一坪跌三萬元,管委會就是要幫大家守住荷包,現在看起來好像還不錯,有賴日後管委會繼續維持跟認真點交公共設施,大家的房屋才可以越住越保值,不然,現在景氣不好,房價正在跌呢。」


一堆人笑了,更多人僵了。


有人問我是住哪一戶,我輕輕的說,於是就像漣漪般,從我身邊的圓心開始擴散,這些住戶振筆圈選,然後投入選票箱內。


開票出爐,我高票名列七個管理委員之中,其中有四、五個,就是投票前剛剛跟建商聊天的「建商派」,而建商代表的臉色有些緊繃,身旁的總幹事則是一臉無辜,拼命想解釋。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