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EAMES (1921-1989) 把60's帶回你眼前的 那麼老卻那麼新
來源:資料來源:皇冠出版《como fun》

至於對Charles & Ray我很難不愛上,甚至到了一種完全和我不合襯,卻無法自拔的地步。

即便因為大量生產、大量模仿而在醫院、體育場、學校、公車站、公園……到處都看得到的廉價印象,你仍無法克制自己想把它帶回家。

那種感覺就很像,你有沒有愛過一種人,就是全世界都要你往天堂去,你卻偏偏要往地獄走,一廂情願的執著。

自己都知道是不適合極了,可是偏偏在服裝店、曙U、飯店、家具店、古董店、書店……只要一看到,我就想買。

那種充滿了一種無法躬逢其盛,而把60's帶回你眼前的存在感,無論何時,震撼力都好強。

60年代末所有的藝術表現,對我都有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因為LSD而創作出五顏六色的普普藝術,因為反戰而興起的嬉皮精神,因為新潮流而百家爭鳴的電影工業,因為塑料的使用,而讓每樣物件都有一種太空般假假又真真的迷幻味。

其中最吸引我的這種假假的家具首推EAMES,這對建築師加上畫家的夫妻檔所設計出的椅子,其實一點都不好坐,寒流來時冷得要命,快樂的夏天卻又黏黏的,穿著得體像在開玩笑,穿得hip又像在抗拒青春,唉!總之,就是,消耗式的情人從良者不宜。

這種大量以扭曲夾板,讓每把椅子都充滿色彩和弧度的技術,居然來自當時二次大戰時,EAMES被美軍委託製作接骨夾板和單架開始的,這份工作讓他們開始研究扭曲夾板技術,也因為這個技術而開始製作一系列讓我迷到死,讓他們聲名大噪的LCW、Child's chair、RAR、DAR夾板製椅子。

之後EAMES大量以玻璃纖維設計出的椅子,簡直就和當時的服裝工業一樣,精采萬分,甚至對現在很多的5年級設計師,像Marc Newson等都有滿大的影響。

學建築的Charles在1941年和 Ray結婚,婚後兩人一起從事設計工作,據說他們最特別的設計,除了椅子,還有他們那個隨時都可移動,重新組合的家。

在好幾年前,走得快的東京、巴黎、倫敦、美東、美西、墨爾本的一些hip hotel,在厭倦死氣沉沉禪味十足的Zen路線後,紛紛推出這種大量以玻璃纖維設計出的家具為糧]的空間,像是LA的Avalon、邁阿密的Pelican、舊金山的Phonex、LA 的Standard、雪梨的Kirketon、墨西哥的Habita……等chic hotel,全都讓你好似進入60年代,既詭異又前衛,明明是復古,卻讓你覺得新潮得不得了!

最最最恐怖的就要算是善於炒作的日本,標榜原版非復刻版的EAMES椅子現在正in,多得是為它們量身訂作的店,每張椅子都不便宜,嚇得我巴黎友人一聽之下,很有正義感的說,我幫你找,歐洲多得是!

最近我在東京汐留的caretta mall、代官山、裡原宿、上海、紐約甚至台北東區超多夜店、D-mop和一些曙U,漸漸看到大量以EAMES設計的椅子作為空間裝飾和專門販售的店,這股塑膠勢力正在影響中。

2003年紐約MOMA SHOP裡最炙手可熱的產品,就是一系列由EAMES OFFICE和MOMA所規劃設計出的滑鼠墊、杯墊、筆記本、便條紙……你無法買定離手一把五百美金的椅子,花個五十美元可以輕易把EAMES帶回去。

唯一讓我覺得沮喪的,就是走進這種in店,我往往成了年齡最大的顧客,七年級生也陵琤誘ㄙ器D,他們正坐在一個怎樣劃時代的椅子上,可是他們穿著大寬褲,嚼著口香糖,拿著手機無視於他人存在的鬼叫鬼叫,卻和這些椅子合襯極了!

光是看這些椅子,就知道整個60、70年代是多麼的激進和叛逆,塑料的大量使用和透過LSD的眼睛,又是多麼的不優雅和揮霍?!

當現實生活開始安逸,你又會很想有一把像這樣的椅子,好像擁有釵hEAMES的椅子,就追回釵h我行我素,醉生夢死的墮落青春。

一把椅子又何嘗不是一個年代?!

轉載自皇冠出版
《como fun》

工業革命的20、充滿野心的30、毀滅一切的40、富裕優雅的50、大麻反戰的60……這麼的絕望,卻又這麼的充滿希望。

那麼?現在呢?!

除了劃時代的internet,一切都是複製羊。

◎參考網站:www. eamesoffice.com www.moma.org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