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 賣
  • 出 租
  • 法 拍
區域:   售價: 萬以下
坪數: ~ 用途:
       
       
一篇文章~~看看吧
發表者:建築人  發表數:-17 IP:61.216.217.* 2001-10-31 17:45:57


˙不知您感受到沒有,這一陣子景氣差的不得了,景氣好的時候忙著應付業主,景氣差的時
候忙著找案子,工作真是矛盾。
˙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所以沒有認真繼續寫”高科技教堂”,很抱歉,我會懷著愧疚的心
情繼續快樂的活下去。
˙今天的東西是四年前寫的,雖然有點偷懶,但是還不錯。


給我光與影

旅行只是一連串的瞬間印象,記取最感動的一剎那,但往往得到的只是浮光掠影,這一切,
你我都不能避免。

傺欞~的印象

我很愛看廣告,尤其是用心的廣告,我可以用一兩個小時和老婆討論一個30秒的廣告,談它
的手法,談它的取景,談它的寓意。
「事情哪有這麼複雜,只不過是單純的廣告。」老婆抱著布沙發上的抱枕,「乾脆我們親自
去拍攝現場看看。」
決定以後,我們開始選點,我看了一個晚上的電視,尤其特別注意晚間新聞後的三台廣告,
發現許多相同的景色不斷出現在不同的廣告上。
「就這裡!」我指著電視銀幕,廣告畫面上出現一群悠閒的人走在一條至少有3個大S轉彎的
道路上;下個鏡頭,他們快樂的走在山緣的一條水泥管(我一定要搞清楚那條漂亮的管子是
什麼東西);最後一個鏡頭,一個男人站在山頂,攤開雙手擁抱大地。
「這裡是哪裡?」老婆問著。
「金瓜石。」

傿o現金瓜石

我們開著我們的寶貝車往金瓜石出發。老實說,台灣的道路指示標示的確做的不甚好,對我
們這種習慣「美國式旅行」的人很不方便,常常會迷路,唯一的辦法就是下車問路。這一
次,當然不例外,又迷路了。根據以前的經驗,我都是問賣檳榔的歐巴桑,於是我向前方的
檳榔攤駛去,緩緩的把車靠邊,結果一下車,我馬上又上車。
「怎麼了!」老婆奇怪的問。
「那個....那個....」我支支唔唔的說著,「前面那個是檳榔西施。」
「真的!」老婆搖下了窗戶往外看,一位穿著超短迷你皮裙、足蹬黑色長靴的長髮檳榔西施
正向一位卡車司機遞檳榔。「去問!去問!怎麼不敢啊。」老婆一付發現新大陸的樣子。
「我去可以,不過我會買一盒檳榔回來。」
「好,你去!」我們兩人推了一會兒,我們開車往前去,最後我去了加油站問路。

車子經過九份,到達了金瓜石,我們把車子停在公車總站附近。我牽著大腹便便的老婆走下
階梯,往公車總站走去,我們想去找看看有沒有「觀光指南」之類的資料。想不到「金瓜石
車站」斗大的大字下,早已沒有任何服務人員,連售票亭也沒有,只有一個賣油飯、魚羹湯
和芋圓的攤販。
「好吃的油飯、芋圓、魚羹湯!」老闆娘很敬業的招呼客人。「哦!」她看到我們,親切的
走過來。「幾個月了?男生還是女生?」她看著老婆的肚子,開始與我們聊天。
我站在車站前的告示牌下,讀著有關金瓜石的簡介,大意是說金瓜石曾經是淘金勝地,吸引
無數淘金客前來這裡,當時是全台灣生活指數最高的地區,如今物換星移,勝景不再。
老婆坐在小攤內對我招手,桌上擺著油飯、芋圓、魚羹湯,我們邊吃邊聽著老闆娘與客人聊
天,幾乎人人都會問她金瓜石怎麼玩,她簡直就是一位專業的解說員。
「走過『無言的山丘』,你們會看到『庭院深深』的日據賓館,下面不遠處就是首映『悲情
城市』的中山堂,往山上走去,可看到電視上咖啡廣告的茶壺山,然後再往雞籠山方向去,
可以看到有名的陰陽海,向下一探,就是電視上彎來彎去、賣車的那條路。」
「老闆娘,有沒有地圖或是什麼觀光指南。」我問著。
「有!有!」老闆娘東翻西找,摸出了一張解說地圖,「這是以前印的,等過幾年我們會有
大型廟會,會再印,你們一定要來!」
「是!是!」我邊吃著芋圓邊看著地圖,老婆則是翻閱著店裡託售的一本金瓜石水彩畫冊。
「這是我們當地出身的人所畫的。」老闆娘推薦著。這裡是我見過國內外最有趣的非官方解
說中心。
「鎮公所應該請她來當解說員。」老婆把畫冊放回牆上。
「嗯!」我覺得口中有異物,伸手一掏,竟然從口中抽出一條銀色的鐵絲,嚇!原來是鍋刷
的鐵絲,老婆大笑著。我望著熱情忙碌的老闆娘,鐵絲一吐,繼續吃起紅豆芋圓,當然是小
心翼翼囉!

僆項臮SS而去

有了老闆娘送的地圖後,我們從礦坑一路參觀下來,階梯起起伏伏的串連整個小鎮,每棟房
子都機密似的隱身於彎曲多折的通道後,每個角落都是一個驚奇,當然,偶而也會有此路不
通的失望。
我們開著車子往山下去,想從遠方回眺廣告中的美景,3個大S型的道路出現在我們眼前,顯
然遠看比近看有趣,開在上面只能一路煞車。沿路開去,一個奇怪的狹橋出現在右邊,在旅
行當中,這種意外的拜訪總是難免,於是我當機立斷,車子往狹橋駛去。經過山腰上的廢棄
工廠,車子繞過半坍塌的柱子,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彷彿來到了不屬於我們的年代。前面
路邊停著一部外景車,我和老婆大喜,心想是不是遇到了拍廣告的,趕快停車一看,原來是
拍婚紗的外景小組,一對新人穿著白色禮服,站在溪流旁黃橙橙的石頭上拍照。前方放置著
一個告示牌,除了說明金瓜石礦區的範圍外,還記載著以下文字:

一、酸礦水成因
金瓜石礦區降雨量充沛,雨水經礦區表層裂縫滲入礦體,與黃鐵礦及硫砷銅礦接觸,經氧化
還原及鐵細菌催化作用形成酸礦水,最後由礦坑口排出,而自強橋處之酸礦水為本山六坑及
長仁五番坑坑口所排出之酸礦水匯集而成。
二、注意事項
為確保您個人安全與健康,宜避免與酸礦水接觸、飲用或任何戲水活動。
經濟部瑞芳鎮公所製

再往前走去,四周零星分佈著鐵絲網,又有一張告示牌,上面畫著著一張地圖,圖上有著3
條明顯的墨線,旁邊的文字記載:

一、廢煙道成因
本地區原屬台金公司濂洞煉銅廠。當初為使該煉銅廠所產生之爐煙排放於海拔四百公尺之山
谷內,以解決空氣汙染問題;台金公司先後依地形建造3支煙道,由於濂洞煉銅廠奉命於民
國七十年停工,故該3支煙道亦隨之廢棄,目前該3支煙道已有多處斷裂,煙道結構並有腐
蝕現象。
二、注意事項
本地區因含超量的重金屬物質砷,為確保您個人的安全,請避免進入本地區活動。
經濟部製作

我趕快把大腹便便的老婆推回車上,從車窗看出去,攝影師正在引導坐在黃色石頭上的新人
拍照。
「進去看一看吧!你不要開窗。」我發動車子,往裡面開去。車子沿著山路而上,白色的葦
花如飛羽般的在風中搖晃,三條巨龍似的廢煙道緊貼著地面往山上盤騰而去。我停下車來,
仔細的端詳廢煙道,直徑至少2米,巨大而漫長。此時此刻,我終於搞清楚了電視廣告中那
條蜿蜒於翠綠山嶺的詩情涵管,竟然是三、四十年前排放廢氣、製造空氣汙染的幫凶,是誰
天才般的把煉銅廠的毒煙排放到四百公尺上的清淨天地,而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環保問題?
我彷彿看到了宮崎峻「風之谷」的另一種版本,曾經有個年代,三條吐著黑煙的巨龍在此橫
行,所有的人只能默默的忍受,等待傳說中的救世主降臨.......
「你看!茶壺山。」老婆指著其中一條廢煙道的盡頭,神似茶壺的山頭屹立在遠方......對
了!傳說中的救世主會乘著飛鷹,從茶壺山上飛下,擊敗三條巨龍....我望著遠方的茶壺,幻
想著這幅卡通般的畫面。
我們沒有繼續開車前進,回程中我又看到了那對新人,攝影師引導他們走上廢棄工廠,新娘
揚著頭,站在紅褐色的磚造屋頂,白紗飛盪在藍天中。百分之百的好鏡頭,我心中說著,卻
是百分之百的時空錯亂,原來鏡頭是會騙人的。
「好危險喔!」老婆望著半坍塌的廢棄工廠。
我們離開峽橋後繼續往山下開去,到達一個轉彎口,又有一處廢棄的工廠座落在溪谷旁,廢
煙道連接著工廠廢墟,順著溪谷望去,盡是黃橙橙的石頭。我們下了車,看到一對畫家在路
邊寫生,我們好奇的走了過去,年紀較大的男畫家正在畫油畫,他用著濃烈的顏色作畫,墨
黑的色澤將工廠描繪的霸氣十足。
「請問你在畫什麼?」我蹲在他身邊看著他的畫。
「我在畫被強暴後的台灣!」用詞露骨又十分不客氣,和他的畫風一致。身旁的年輕女畫家
看了我一眼,和氣的笑著,她的作畫內容與男畫家相同,但四平八穩多了。畫家對我說著這
個工廠的汙染,抱怨政府的無能,身旁的居民悠閒的看著他作畫。
「沒錯!以前汙染很嚴重......」居民的語氣不似畫家悲憤,背著小孩的阿媽神情悠閒的來回
踱步,或許一切都過去了吧!
雨開始下了,我們駕車回到公車總站,又喝了一碗熱騰騰的紅豆芋圓,才結束這一天的旅
行。回程時我們特別繞了一圈金瓜石,看看時雨中學、陰陽海及高低起伏的房子。
「住在這裡一定很有趣!」我望著兩側漸遠的景色。
「別忘了,你已是十足的台北人。」老婆提醒我。的確,認知了這點,我就知道我不屬於這
裡。

傿鳩琤與影?

不久後,一則報紙上的新聞吸引了我。原來政府某單位有意引進外商公司,來到金瓜石開採
礦藏,根據地質調查,金瓜石還蘊藏著豐富的地下資源,只是地方單位有不同意見,他們希
望能結合金瓜石的採礦歷史,將金瓜石開發成一個具歷史意義的觀光據點,再也不歡迎礦藏
的開發。
「金瓜石採礦歷史之旅」---不錯的主意,我覺得我應該給廣告公司一個建議,叫他們在咖啡
廣告中做稍許修正,加入字幕解釋金瓜石鏡頭背後的歷史故事,廢煙道、酸礦水或陰陽海都
是很好的題材,可以讓觀眾對過去的台灣有進一步的了解,並珍惜現有資源。
只是,我是個十足的台北人,忙碌而且有著太多藉口,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幾個月前,我
的公司搬到台北東區的一座新辦公大樓,搬家後的第一天,我打電話給老婆。
「老婆,我們搬家了,你知道我們樓上是誰嗎?」
「誰?」
「就是那家拍咖啡廣告的廣告公司。」
「So What!你不要告訴我你要在中午休息時間,走進他們公司大門和他們談你的主意。」
「當然!我不會這麼做。」
「那你想幹什麼?」電話的那頭笑著說。
這個世界有著它的遊戲規則,我還是先把自己想說的話趕快寫下來,否則就像電視上的廣
告,對我只是浮光掠影而已。在這個乏善可陳的社會裡,我們所追求的,不應該只是瞬間感
動的光與影,那會是什麼呢?

※ 本討論文章係由該作者擔保其合法性,不代表本網站之立場。